【澳门永利娱场m】琐罗亚斯德教举行传统节日庆典,是一种怎样的信仰

今年6月14日-16日是伊朗最古老的宗教琐罗亚兹德教在亚兹德市举行传统节日庆典仪式。纪念历史上萨珊王朝时期公主逃离阿拉伯人。亚兹德市是伊朗中部的悠久城市,居住大多数琐罗亚兹德教徒,例如一些琐罗亚兹教的庙宇都在这里。在今天,亚兹德市是一座著名的旅游景点城市。伊朗是一个多宗教、多民族共存的伊斯兰共和国。除了国教伊斯兰,还有基督教、犹太教、琐罗亚兹德教等。每个宗教信徒都有各自的聚居区。琐罗亚斯德教,伊斯兰教徒称之为「拜火教」。中国称之为祆教。「祆」是个外来语,是为琐罗亚兹德教而创立的文字。琐罗亚斯德教在伊朗的波斯时期定为国教,但后来被大食帝王统治,国教改为伊斯兰教,但至今在伊朗的亚兹德地区,还有很少量的琐罗亚斯德教教徒,占整体伊朗人口的1%左右。一位英国的伊朗文化学者曾在1963~1964年期间深入伊朗腹地,生活在琐罗亚斯德教村落——沙里发巴特村,亲历研究琐罗亚斯德教人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仪式。为世人展现一个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宗教。并充分记录了琐罗亚斯德教的各种仪式细节。受历史局限性的影响,琐罗亚斯德教仪式过于繁复,但琐罗亚斯德教是一种独特的二元论宗教。其宗教认为善与恶不断斗争,善取得最终胜利。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意为「智慧之主」)
在善恶二元论中是代表光明的善神,与代表黑暗的恶神阿赫里曼(Ahriman)进行长期的战斗,最后获得胜利。阿胡拉创造了物质世界,也创造了火,即「无限的光明」,因此琐罗亚斯德教把拜火作为他们的神圣职责。琐罗亚斯德教认为在善与恶的斗争中,人们站在哪一方面受个人的自由意志影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死后是否入天堂或下地狱,则根据生前崇拜阿胡拉的虔诚程度与个人表现而定。该教把人生前的活动分为思想、言论、行动三类。每类中均有善恶两种。从善者拥有「善思、善言、善行」的道德准则,将逐步进入天堂,而从恶者死后入地狱。该教相信灵魂转世,据说人死后其灵魂在其尸体上停留三天,以检查其一生之思、言、行,第四日进入裁判之桥,有群狗守护,如其为善者,将有少女迎接,引至天堂之路;如是恶者,迎之者为女鬼,将其引上地狱之途,永受沉沦之苦。中国的宗教也讲轮回,民间也流传着死后入天堂下地狱的说法,和琐罗亚斯德教的一些说法不谋而合。说琐罗亚兹德教接地气,可能是更接近中国人的思维。亦有可能是祆教在中国的长远影响。琐罗亚兹德教的祭祀与各种仪式琐罗亚斯德教的祭司长是世袭制的。当阿拉伯人征服波斯帝国后,绝大部分人都改信为伊斯兰教,并对琐罗亚兹德教教徒产生了严重排斥。古兰经中提到安拉是世界上唯一的神,信奉其他的神全部是异教徒,他们称琐罗亚斯德教教徒为「戈尔」(不信教者)。此间,祭司长在土卡巴特(Turkabad)避难,有2个原因,第一这里距离琐罗亚兹德教圣山很近,第二,这里拥有虔诚而又坚定的信徒存在,他们敢于让祭司长居住其间。而穆斯林当局竭尽全力强行把琐罗亚斯德教徒和其它社区完全隔离。禁止「戈尔」从事可能和穆斯林发生接触的专门职业,而只能从事农业和体力劳动。他们必须穿上不同的衣服,以便穆斯林能够迅速认出从而加以躲避。在这种情况下,琐罗亚斯德教并不想和压迫者保持友善,他们谨慎的采取自我保护意识,只用自己的方言,令说标准波斯语的人无法理解,从而获得某种程度的保护性孤立。他们使用达里语,达里语曾是亚兹德和克尔曼地区琐罗亚斯德教徒的口语,很少用于书写。到20世纪中期,克尔曼的达里语几乎消亡,只有一些老人才知道。在沙里发巴特村,仍有一些老年妇女只会达里语,而不说波斯语。她们未受过教育,也很少和外界联系,遂成为古老传统的维护者。琐罗亚斯德教有7个传统节日。这些节日分别为了纪念仲春、仲夏、仲冬、收获、牛从夏天草场的返回、万灵每年一次的回归和新年。新年被称之为「诺鲁孜」(No
Ruz)。其中前五种节日的宗教仪式是相同的,第六和第七的宗教仪式也有其特殊的仪式。一年中还有其他许多节日,举办宗教仪式是功德,却并非必做的义务。这些和法定的7个传统节日一样被称之为伽罕巴尔(除了新年叫做诺鲁孜)。这些伽罕巴尔非常神圣,并定期得到赞助,因为从事这些活动是最大的功德,如果人们拿出部分财产,诸如一间房屋,一块土地或提供水源,举办一次庆祝伽罕巴尔,就会使灵魂受益。在沙里发巴特有2个神祠供奉圣火。但要维持两处圣火的费用,即使简化仪式,也很难负担得起。亚兹德地区的木柴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贵。同时为了日常的进香仪式,人们必须不断进口日益昂贵的乳香。慎重考虑之后,村民决定把两处圣火合为一坛燃烧。而最严守传统的帕尔西人是从来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每处圣火都有其独立的生命。但是由于沙里发巴特人迫于环境,只能怀着崇敬和虔诚的心情这样做。虽然村民把圣火合放在一座神祠中,但并没有对空神祠置之不理,不仅重建了神祠,也非常虔诚的加以维持,在这里进行许多祭祀活动。不过,并非每个琐罗亚斯德教村落都有空神祠,有的神祠只被村人称为「小皮尔」,通常和烛龛一样大,放在水边或者树旁。琐罗亚兹德教的许多仪式在我们看来是非常愚昧的,尤其对妇女非常歧视。例如他们认为死亡是最大的不洁净,除此之外,伤口或者掉牙时留出的血都是不洁净的。特别是月经,几乎被认为是最肮脏的污染。他们认为附在经期妇女身上的恶魔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恶魔。所以在经期,残酷而古老的做法是回避或者把经期妇女同家人隔离,待在看不见天空、水、土地、植物、动物、人或者火的地方。因为只是瞥她们一眼都被认为是污染。经期妇女被安排呆在一个很窄小的类似于鸡舍一样的地方,这个地方被称作是经期妇女呆的「洞」。使用时,要用帘子遮住狭窄的门,里面变得很黑。在里面根本不可能站直或者完全伸展,由于泥砖吸热,夏天非常闷热。经期妇女白天坐在里面,晚上睡在里面。直到17世纪一位欧洲旅行家首先对此进行了报道。但在此前,无数代的琐罗亚兹德教妇女遭受了这种痛苦。1964年,这种「洞」已经不再使用了,尽管如此,妇女在经期仍要遵循许多复杂的规定,穿上专门的衣服。所有的饰物,例如手镯、戒指都需要放在一边。夏天,村民们通常光脚走在普通的路上,但经期的妇女不可以赤脚走路,因为这会污染大地。在经期期间,妇女还需要进行三重净礼,通常在经期的一、三、七日举行。每次净礼都在露天举行,一般是在院子遮蔽的一角。经期妇女被称之为「不祈祷者」。她站在石板上,或者直接站在地上,由一位「干净的」妇女或者女孩,从头到脚为她淋温水。夏天还比较舒服,可以忍受,但是在寒冷的冬天,就太残酷了。在冬天,即使地面上有积雪,也要露天进行淋水洗浴,非常寒冷。此外,由于「不祈祷者」在经期不能参与劳动。冬天没有暖气,人们白天通过劳动取暖,晚上则挤在一起睡觉取暖。而「不祈祷者」则需要白天呆在家中,晚上单独睡觉,非常寒冷。我们知道,经期是妇女体质变弱的时期,在经期不可以做剧烈的活动,也不可以使用冷水和吃生冷的食物,以防体寒痛经。这种冬天露天淋浴、单独睡觉的方式对女性的健康是非常严重的摧残,而在旧时生活在「洞」里就更是一种残酷和对妇女的严重歧视。琐罗亚兹德教仪式的另一种愚昧体现在使用牛尿来进行净礼。在他们看来,牛尿是圣洁的,因为其中富含氨,可被用作清洁剂。外用的牛尿称作「帕杰乌」,内用牛尿称为「尼兰」。在一种追求宗教与世俗中的严格洁净叫做「九夜静修」的戒律中,主角不能离开静修的屋子,也不能在里面从事任何工作。吃的食物比平时少,睡觉也比平时少。每天不停的念诵经文。同时还要喝4次尼兰(就是内用牛尿),用帕杰乌(外用牛尿)洗手……而所有的仪式中,都会用到牛尿进行洁净。为什么牛尿比月经干净这种理念是让人无法理解的。狗在琐罗亚兹德教中有非常高的地位。教义规定,在善的创造中,狗仅次于人。如果举行仪式时需要两个人,而只有一个人能来,他可以用绳子牵着狗,和狗结成「拍汪」。这是因为狗非常符合道德标准,具备诚实、勇敢、驯服等美德,在宗教仪式中非常适合成为人类的伙伴。在祭祀中要准备「狗餐」,即在礼拜者接受食物、共进圣餐之前,先把食物给狗。村民认为这是在给灵魂积德。琐罗亚兹德教为死者举行的仪式非常复杂,狗在其中也担任了重要的任务。祭司会领着一条狗到死者家里,将尼兰倒在死者身上,进行最后一次净礼,然后举行「犬视仪式」,即让尸体被狗监视,以减少那些必须触摸尸体的人受到污染。如果死者为男性,就由一位抬尸者担任「洗尸者」,放置尸体。如果死者为女性,且女性「洗尸者」不得不单独工作时,她通常要和狗结成「拍汪」。经过长时间的念经和一系列的仪式之后,死者将会被抬到达克马(Dakhmed),也成称作「寂静塔」(Yazd
tower of
Silence)。寂静塔的建筑形式很简单,为圆柱形的无顶塔柱,由于琐罗亚兹德教认为死后尸体如果接触木头会被污染,因此寂静塔都是由石块搭建,上方砌成的平台中间有一个圆坑,平台上面有两三米高的塔墙。人们将尸体摆放在石板上,等待秃鹫把肉吃掉后,骨头再扔进圆坑里。等到圆坑内堆满了骨头,教徒们会另觅他处,再建造一座新的寂静塔。这就是琐罗亚兹德教的天葬。他们认为尸体迅速化为白骨,经历风吹日晒益腐化。他们不把尸体放在棺材里,更不会像穆斯林那样直接埋入地中,因为尸体腐烂后坠入黑暗,会污染善良的大地。死者的灵魂停留在人世间三天,所以家人每天晚上第四个时辰,即星星刚出现的时候,开始念诵祷文。祭司则在每晚的第五个时辰,即从午夜直到黎明,主持长时间的夜间辟邪仪式,驱赶邪恶的力量。家人每天要准备三次死者生前喜欢的食物,念诵《阿维斯陀经》,把食物给狗。第三天,家里准备迎接带灵魂离开的神。第三天的第五个时辰,家里要举行一次「夜晚之仪」。第四日黎明,举行「第四日之仪」。每次仪式都有很复杂的要求。按照传统,寂静塔的门都朝向东,因为太阳从东边升起,径把灵魂接入天堂。每座塔前约三十步处,有一张供桌,有一座壁龛,可以在里面点火。壁龛的另一边有个洞,离地面大约一英尺,使火光能够照到塔。离供桌更远的一边,是一群复杂的矮建筑,包括面塔而开的精致门廊,放置永燃圣火的火堂,厨房,以及栓驴子的小院。这些矮建筑被称为「达伽」(Dadgah)。寂静塔有人守候,被称之为达克马的守卫者——达克马班(dakhmaban)。每天日落前,达克马班都要去达伽照管火,在那儿点亮一盏油灯,让其燃烧几个小时;若在葬礼后的三天,达克马班会整晚呆在那里,不让火熄灭。在伊朗的亚兹德还保存着寂静塔。现在已经成为一处遗迹可供游客参观,了解这些琐罗亚兹德教仪式,便可依稀还原当时人们在寂静塔举行仪式的画面。琐罗亚兹德教还有朝圣的要求。圣所主要包括高耸的圣石和僻地。亚兹德圣山上没有任何古建筑的遗迹,可能是在伊斯兰教征服之后,每块圣石上才建起小型的穹顶泥砖建筑,外观像简陋的穆斯林圣者传统坟墓。琐罗亚兹德教徒最初建造这种建筑可能是为了获得穆斯林对圣所的某种认可。而后,条件稍有改善后,人们建造了更为坚固的泥砖建筑,让人和牲畜在里面休息。之后,随着琐罗亚斯德教社团的繁荣富裕,人们建造了更加宽阔富丽的砖石建筑,代替小型的泥砖建筑。而且,虔诚的个人或者整个村庄还搭建了舒适的帐篷,让朝圣者在里面休息,驱寒避暑。神祠周围到处分布着此类建筑,非常质朴。神祠会委派一位守卫者「哈德姆」(Khadem)终年生活在那儿,保持灯火昼夜不息,照料神祠。这种工作逐渐变为世袭,以至于当地的几户人家以Khadem或者Khademi为姓。这种工作充满危险和孤独。一旦有强盗来袭会有生命危险,哈德姆为了求生只得逃跑。随着历史的更替与社会的发展,琐罗亚斯德教也在不停的演化。一些德黑兰的年轻人虽然非常笃信祖先的信仰,但已不再进行血祭、不在神祠里唱歌跳舞,也放弃了对他们而言陌生的古老传统。由于现代影响的日益剧烈,古老的宗教很难存活太长。但是沙里发巴特人和亚兹德平原的邻居仍然是传统方式最虔诚的支持者,他们通过自己的执着,保留了琐罗亚斯德教大量古老行为和信条。在中国,无论婚礼、葬礼,各种节日都有独特纪念方式,然而随着城市和现代化的发展,这些仪式已经慢慢的淡化,慢慢的失传了。这是诸多因素造成的。但主要原因包包括:首先生活节奏变快,人们很难抽出那么多时间去进行复杂的仪式,许多仪式开始进行简化;其次,一些宗教理念或者仪式随着科学的发展,已经被认为是一种愚昧的方式而遭到了骈弃;第三,年轻人更喜欢西方人的方式,崇尚身体和精神上的自由、崇尚潮流,而主动放弃传统,使传统不断的退化。据说这座清真寺原来是一座琐罗亚兹德教神祠,在恺加王朝时期改为清真寺曾作为伊朗国教的琐罗亚兹德教就这样退出了历史主流的舞台,但圣火依然在亚兹德村落燃烧而不息。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 Tags 伊朗 文化

前琐罗亚斯德时期的波斯宗教

琐罗亚斯德教的起源是一个谜团。现存的文献资料在年代和事件上的记叙相互矛盾。自然,关于前琐罗亚斯德时期的波斯人和他们的宗教,我们的记述也不完整。有关这一历史时期的主要文献资料是早期琐罗亚斯德教的《伽萨》。对这一宗教的信徒来说,《伽萨》就如同犹太教徒的《托拉》。人们将这些颂歌视为先知琐罗亚斯德的话语,而所有保存下来的经典着作都以它们为基础。这些着作贬低波斯人的早期宗教实践,因此,关于这些宗教实践的真实情况很难查明。

在后来成为波斯帝国的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古代居民普遍被人们称为雅利安人。一部分雅利安人迁入印度河谷,为印度人民及其宗教奠定了基础。其他雅利安人继续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以东的地区,成为波斯帝国的基础。迁往印度的雅利安人和那些留下来的人最开始敬拜的可能是相同的神。

《伽萨》指出,雅利安人敬拜众多自然神祇。印度的吠陀文献也提到其中的许多神。人们普遍将他们称为“迪弗”,而且将他们与太阳、月亮、大地、火和水联系起来。在这一系列迪弗之上是更高的神,如战神因陀罗、真理和正义之神阿沙以及天神沃胡马纳。在所有这些神祇中,最受大众欢迎和最重要的神是密特拉,他被认为是牲畜的赐予者和保护者、光明之神、忠诚及服从的象征。虽然琐罗亚斯德试图贬低所有其他的神而只抬高一个神,他还是不能在雅利安人的心目中取消密特拉的位置。密特拉在琐罗亚斯德教的审判日作为一位判官重新出现;在印度吠陀文献中,人们将他视为密多罗;在罗马帝国时代,一个以密特拉的神话为基础的宗教在罗马士兵、商人中普及开来,并在帝国的某些地区对基督教构成了威胁。

澳门永利娱场m,在本土的自然神以上和之外,人们将一位最高的神看成唯一的真实,他被称为阿胡拉·马兹达。正如在许多其他基本宗教中的情况一样,一位最高的神祇被承认下来,但是,现实的日常敬拜似乎是围绕不太重要的本地神进行的。琐罗亚斯德的先辈是游牧民族,所以,他们可能将带血的牺牲放在祭坛上来敬拜自然神。对火和水的崇拜也可能
是古代雅利安人的宗教的一部分。

前琐罗亚斯德时期的雅利安人还相信,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宗教实践偏离了真理,被称为苏什扬特的先知或改革者就会来恢复宗教的纯洁性。他们相信,在琐罗亚斯德之前,就有一系列恢复纯洁的宗教的苏什扬特,而且有些人将琐罗亚斯德本人视为这些改革者中最后也是最伟大的一位。

关于先知琐罗亚斯德生平信息的资料来源有多处。当然其中就有《伽萨》,它披露了他一生的许多事情。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古希腊和罗马的权威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家对琐罗亚斯德的生平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像柏拉图、普林尼、普鲁塔克就曾多次提到琐罗亚斯德。据说,柏拉图试图前往波斯,与琐罗亚斯德的祭司一起学习,但是未能成行,因为希腊与波斯之间爆发了战争。在这些原始资料中,有一些资料明显是传说,但是有一些带有真实的印记。

琐罗亚斯德的出生时间是不确定的。古希腊作家们将它置于公元前1000年到前600年之间的不同的时间点上。其他一
些作家认为是在亚历山大大帝的时代之前大约300年。对《伽萨》的现代调查表明琐罗亚斯德似乎是生于公元前1400年和前1000年之间的某个时间。

澳门永利娱场m 1

琐罗亚斯德教的祭司与献给阿胡拉·马兹达的圣火因为传记资料的匮乏,而且许多资料是与传说掺杂在一起的,所以除了生平的大致轮廓,我们很难对琐罗亚斯德有更详细的了解。他的名字查拉图斯特拉·斯皮塔玛暗示,他生于一个与古波斯王室有关系的武士家族。“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可能意味着“骆驼的拥有者”,一些人取此名以显示他出身游牧家族。关于他早期的生活,我们知之甚少。具有传奇色彩的资料说,一些魔鬼几次试图杀害还是幼儿的琐罗亚斯德,因为它们认定他是一个潜在的敌人。

对这个幼儿的生命的每一个不良企图都被监护他的力量所阻挠。关于琐罗亚斯德的童年我们没有任何其他信息,除了这一事实:在他15岁那年,他戴上“库斯提”—这是一条神圣的腰带,标志着他已作为宗教一员步入成年。后来,琐罗亚斯德成为教会中的一名祭司。因此,在世界宗教的创始人当中,他是唯一一个接受过训练并成为祭司的人。记载琐罗亚斯德生平的文献资料告诉我们,他有3个妻子和6个孩子。在生命中最为关键的那个时期,琐罗亚斯德上下求索,思考那使他困惑的宗教问题的答案。在一条河的岸边,他看到了天使沃胡·马纳,后者以一个人的形象向他显现了9次。在这一会面中,这位天使告诉琐罗亚斯德,只有一位真神,即阿胡拉·马兹达,琐罗亚斯德要成为他的先知。在以后的10年中,琐罗亚斯德又见到了其他异象,在这些异象中,阿胡拉·马兹达的每一位“天使长”都向他显现,并向他揭示更多的真理。他立即开始宣传他的新启示,但是毫无成果。在10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皈信这位新先知的启示。他的人民骂他是异教徒和巫师,恶鬼也试图引诱他停止传道。最后,他还是使他的表亲麦德修马赫皈依了他的宗教。

当他和麦德修马赫一起到大夏去拜谒维斯塔斯帕国王时,琐罗亚斯德的人生转折点到来了。琐罗亚斯德试图觐见维斯塔斯帕以说服他信教,但是无论是觐见还是与他对话都很难实现。虽然有关这些事件的历史是混乱的,但是看上去比较确定的是,琐罗亚斯德在维斯塔斯帕的宫廷中逗留了几年之久。在此期间,与他敌对的祭司阴谋陷害他,并将他投入大狱。但最终他使国王皈依了他的新宗教。据一些传说所讲,当时琐罗亚斯德医好了维斯塔斯帕的爱马,这位国王才最终皈依了他的宗教。总之,维斯塔斯帕和他的整个宫廷及王国都成了这位先知的追随者。

在以后的岁月里,琐罗亚斯德教在雅利安人的国土上迅速传播。有时,信教人数的比例会因圣战而迅速上升。在一场与图兰人的战争中,琐罗亚斯德居住的城市受到了侵略。一位敌军的士兵在拜火祠中发现了这位正在看管圣火的77岁的老先知,并将其杀死。

琐罗亚斯德的教义

1.神的本性

与琐罗亚斯德的生平一样,他的原始教义也是模糊不清的:原始资料年代久远,混乱不堪。而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可能将其他教义和传奇故事掺入了这位先知的原始教义之中,这使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然而,琐罗亚斯德的核心教义似乎是清晰的:世间只有一位真神,他的名字是阿胡拉·马兹达。

从这一点出发,琐罗亚斯德开始创建和宣传他的宗教。他的人民在过去崇拜的所有那些自然神,他们曾为之献上牺牲的那些神,全部被宣布为伪神。在当时,琐罗亚斯德的一神教应当是极具革命性的。在他之前,相信只有一位神的人,少之又少。据说,可能生活在公元前13世纪的摩西曾教导以色列人说,不可将其他神置于耶和华之前,但是他从来没有否定过其他神的存在。

琐罗亚斯德教中的真神—阿胡拉·马兹达,与雅利安人几百年来崇拜的至高神是同一位神。琐罗亚斯德仅仅是宣布了他就是唯一的神。“阿胡拉”—“主”这一名字指一个创造并统治宇宙的神。“马兹达”这一名字的意思是“完全的智慧”。因此,阿胡拉·马兹达通常被译为“智慧之主”。在琐罗亚斯德教的经典中,这个神还有其他20个称呼:解答问题者、畜群的给予者、强壮者、完美的神、善解人意者、保佑赐福者、不可征服者、治病者、创造者,等等。人们将阿胡拉·马兹达视为不可见的、不可捉摸的宇宙的创造者和统治者。

在琐罗亚斯德的理解中,阿胡拉·马兹达通过6种样式的媒介——六大从神
(Amesha-Spenta,通常被译为“神圣的不朽者”)向人类展现自己。西方的学者倾向于将这6种样式与基督教神学中的天使长或某些次级神祇的形式视作等同的。然而,这种类比是不准确的。这6个形象事实上是阿胡拉·马兹达的6个突出的属性。因为人们不能正确理解这位神的性质,所以阿胡拉·马兹达作为他的全部性质中的一个方面来到他们中间。

其中3位神圣的不朽者具有男性的姓名和男性的品性,其他3位则具有女性的姓名和女性的品性。这样,阿胡拉·马兹达的全部性质就是一个阳性与阴性的平衡。属于男性或父亲形象的3位不朽者是阿沙、沃胡·马纳。3位女性不朽者是阿尔迈蒂、胡尔瓦塔特和阿梅雷塔特。虔诚的琐罗亚斯德教徒会祈求这6位不朽的圣者到自己家中保佑自己。

除了表达阿胡拉·马兹达的全部性质之各个方面的六大从神,服事他的其他存在也会帮助人类。如果这6位不朽者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天使长,那么多样的亚扎塔便是围绕神之宝座的众多天使。他们的数量是无限的,但在琐罗亚斯德教的文献中只提到大约40位亚扎塔,经常提到的只有3位。这3位天使分别是斯鲁沙,他是服从神的法则的人类的守护者;他的姐妹阿希,她是善行的奖赏者,也是以女性形象出现的斯鲁沙;永远受人敬仰的密特拉,他是这些天使中最强大的,而且是士兵的完美典型。

2.邪恶之神

琐罗亚斯德对世界宗教最伟大的贡献可能就是在关于恶的问题上。世界上充满了善和恶。将世界中的善归于创造世界的善神是非常容易的,但是,谁为恶负责呢?如果创造世界的神为世界的恶负责,那么他的善和正义又何在呢?许多宗教内部都有黑暗力量和魔鬼的存在,但只有琐罗亚斯德对世界之恶背后的力量进行了系统化的处理,并描述了它们的大致轮廓。

人们经常把琐罗亚斯德教称为二元论的宗教,即这样一种宗教,它看到两种为控制宇宙而相互竞争的最高力量。对琐罗亚斯德教的通常解释是,它承认一位善神及其天使,它们对发生在世界上的善负责;它也承认一位恶神及其魔鬼,它们为世界上所有的恶负责。但如果这是琐罗亚斯德对宇宙的理解,他就不会宣扬一神论,而会宣扬二元论。同理,人们就能说,因为基督教承认撒旦这个形象,所以它也不是一神论的。而在琐罗亚斯德的教义中,情况不是这样。根据他的观点,从阿胡拉·马兹达中产生出两个灵:一位是斯潘塔·迈纽,它是善灵;另一位是安格拉·迈纽,它是恶灵。自太初之始,这两个灵就同时存在。

这两个灵并不独立存在,而是相互联系,并在阿胡拉·马兹达这一统一体中聚在一起。在这种意义上,它们非常类似于道教的阴和阳。双方都不可能不受对方的影响,每一方都与对方相联系。在最准确的意义上,琐罗亚斯德教仍然是一个一神教,

阿胡拉·马兹达控制着善恶两种力量。安格拉·迈纽还有一些其他的名字。有时,人们将它称为阿赫里曼,有时将它称为撒旦。它身边围绕着许多魔鬼并受它们教唆,而这些魔鬼则贯彻它的命令,诱惑并折磨人类。琐罗亚斯德教可能是第一个发展出完整的魔鬼系统的宗教。前琐罗亚斯德教的雅利安人所信奉的迪弗都逐渐被确认为是安格拉·迈纽军团中的恶魔。在这些恶魔中,人们最常提到的一个是阿埃什马,
它是暴怒魔鬼。阿埃什马的地位仅次于安格拉·迈纽,它在大地上蔓延肆虐,污染大地,散播疾病和死亡。

3.人类的本性

琐罗亚斯德认为,在世界上,善恶两种力量相互斗争,人类与这两种力量中的任何一种力量合作,在这场斗争中扮演一个角色。对琐罗亚斯德来说,男人和女人出生之时处在一种纯洁无罪的状态中,而且可以选择为善或作恶。他们的生活和最终命运取决于他们对自由意志的行使和运用。如果愿意,一个人可以服事邪恶的力量—他们可以一起撒谎、怨恨、腐败或干任何其他邪恶的事情。但是,他们也可以选择做能够改良世界的善事。这些行为的选择完全取决于个人。在这方面,琐罗亚斯德教与关于人类行为的各种决定论观点明显不同。一些宗教认为是神控制着人做出选择,也有一些宗教认为人类的行为是由经济或社会因素决定的。与这些论述人性的哲学不同,琐罗亚斯德教教导人们,所有人确实可自由决定自己行善还是作恶,并因此被认为对这些选择负有责任。

通过运用被赋予的理性,人类是可以选择正确的道路,并真正实现这一生的完满的。因此,像印度教中的那种拥有多次生命的结构体系对于琐罗亚斯德教来说是不必要的。

因此我们看到,琐罗亚斯德教比任何其他宗教都更为强调道德行为。因为人有选择的自由,所以道德行为才是可能的;而道德行为是重要的,是因为它决定着人的终极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