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穿,谷俊山受审前瞻

摘要:
据新华社消息,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一案,军事检察院已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谷俊山被控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4项罪名。谷俊山(资料图)  每一位军事法院的法官,既是军官,也是法官。他们身着军装而不是法袍坐在审判席上。  接受军事审判的刑事被告人,一般不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军事法院都设立于军事机关或部队之内,进入不那么方便,一般“有组织旁听”庭审。  据新华社消息,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一案,军事检察院已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谷俊山被控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4项罪名。  作为中国司法机关的组成部分,军事法院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它行使的审判权与一般法院并无区别,但也有“变通”之处:比如,依据被告人的职务等级确定管辖级别;刑案庭审一般只对军内有限开放旁听;一般不能取保候审等等。  此外,军事法院同时履行着审判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双重职能。在新一轮司法改革即将启幕的大背景下,它的定位面临重新审视。同样作为专门法院的铁路法院,已经移交给地方管理。  法院双重职能,法官双重角色  按照现行法律,所有中国现役军人涉嫌犯罪,均由军事法院审判。至于是哪一级军事法院来审理,主要看被告人的级别。  “这是军事法院的特殊性之一,案件管辖主要不是按案情的重大、影响来划分,而主要是按职务、级别来确定管辖。”中国武警学院教授李佑标说。  根据相关规定:正师以上人员的第一审刑事案件由解放军军事法院管辖;副师职、正团职人员犯罪的普通案件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由大军区和兵种级单位的军事法院管辖;其他案件由兵团和军级单位的军事法院管辖。  这三个层级军事法院,在审级上分别相当于地方的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军事法院主要依照部队序列来设置,因此,在同一区域内,会有不同级别军事法院,还可能存在多个同一级别的军事法院。据学者考证,设在北京相当于大军区级的军事法院有6个,而设在成都的相当于省军区级的军事法院就有3个。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一种说法是,作为现役军人且有中将军衔的谷俊山,其级别在正师级以上,依法应由军中级别最高的解放军军事法院直接审理。  另一种说法是,谷俊山案的管辖由解放军军事法院决定,按照以往审理高级军官惯例,解放军军事法院可能会把谷案指定给下一级的解放军总直属队军事法院一审。如果谷上诉,二审将诉至解放军军事法院。  作为最高级别的军事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是一个正军级单位,它迄今尚未开通官方网站,也未公开办公地址。  现任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刘季幸是西南政法1979级学生,拥有少将军衔。公开报道显示,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参加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但其人选由最高法院院长提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而自从2002年评定法官等级以来,解放军军事法院的三任院长均为一级大法官,仅次于身为首席大法官的最高法院院长。  与一般法院的法官由人大任免不同,除了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以外,军事法院系统的法官,都由军队政治部门按照行政干部的任免权限进行任免。  军事法院在建制上隶属于军队,法官编制也在军队。每一位军事法院的法官,既是军官,也是法官。他们身着军装而不是法袍坐在审判席上。  原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苏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军事法院特殊或不同于地方法院在于,军事法院既是专门审判机关,也是军队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履行审判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双重职能”。  2003年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规定,军事审判是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此外,还规定了军队政治部指导军事审判工作。  “总政治部指导全军审判,但最高法院又是最高审判机关,监督(指导)各级法院。”原中央军委法制局法制员、军法专家张建田说,军事法院事实上是军队政治部门的“二级部”。

图片 1

军事法院的庭审照片较少公开刊发,图为2011年,在武警部队的一次模拟法庭现场,目的是增强军人的依法维权意识。

图片 2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被开除党籍,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军老虎”怎么审?军事法院设在什么地方?以下报道为您揭秘。

(本文原载2014年5月1日《南方周末》 题《谷俊山在哪受审 解密军事法院
审判与政工双重职能》)

作为中国司法机关的组成部分,军事法院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它行使的审判权与一般法院并无区别,但也有“变通”之处:比如,依据被告人的职务等级确定管辖级别;刑案庭审一般只对军内有限开放旁听;一般不能取保候审等等。

此外,军事法院同时履行着审判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双重职能。在新一轮司法改革即将启幕的大背景下,它的定位面临重新审视。同样作为专门法院的铁路法院,已经移交给地方管理。

法院双重职能,法官双重角色

按照现行法律,所有中国现役军人涉嫌犯罪,均由军事法院审判。至于是哪一级军事法院来审理,主要看被告人的级别。

“这是军事法院的特殊性之一,案件管辖主要不是按案情的重大、影响来划分,而主要是按职务、级别来确定管辖。”中国武警学院教授李佑标说。

根据相关规定:正师以上人员的第一审刑事案件由解放军军事法院管辖;副师职、正团职人员犯罪的普通案件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由大军区和兵种级单位的军事法院管辖;其他案件由兵团和军级单位的军事法院管辖。

这三个层级军事法院,在审级上分别相当于地方的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军事法院主要依照部队序列来设置,因此,在同一区域内,会有不同级别军事法院,还可能存在多个同一级别的军事法院。据学者考证,设在北京相当于大军区级的军事法院有6个,而设在成都的相当于省军区级的军事法院就有3个。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一种说法是,作为现役军人且有中将军衔的谷俊山,其级别在正师级以上,依法应由军中级别最高的解放军军事法院直接审理。

另一种说法是,谷俊山案的管辖由解放军军事法院决定,按照以往审理高级军官惯例,解放军军事法院可能会把谷案指定给下一级的解放军总直属队军事法院一审。如果谷上诉,二审将诉至解放军军事法院。

作为最高级别的军事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是一个正军级单位,它迄今尚未开通官方网站,也未公开办公地址。

现任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刘季幸是西南政法1979级学生,拥有少将军衔。公开报道显示,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参加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但其人选由最高法院院长提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而自从2002年评定法官等级以来,解放军军事法院的三任院长均为一级大法官,仅次于身为首席大法官的最高法院院长。

与一般法院的法官由人大任免不同,除了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以外,军事法院系统的法官,都由军队政治部门按照行政干部的任免权限进行任免。

军事法院在建制上隶属于军队,法官编制也在军队。每一位军事法院的法官,既是军官,也是法官。他们身着军装而不是法袍坐在审判席上。

原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苏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军事法院特殊或不同于地方法院在于,军事法院既是专门审判机关,也是军队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履行审判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双重职能”。

2003年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规定,军事审判是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此外,还规定了军队政治部指导军事审判工作。

“总政治部指导全军审判,但最高法院又是最高审判机关,监督各级法院。”原中央军委法制局法制员、军法专家张建田说,军事法院事实上是军队政治部门的“二级部”。

对特定人相对公开,辩护空间更小

由于军事法院一般没有单独建设的审判大楼,军事法院开庭往往会选择靠近羁押地点的军营礼堂、大会议室进行开庭。据张建田回忆,上世纪80年代他在解放军军事法院任法官时,虽然办公在总政大院,但开庭都在位于北京小汤山附近的总政看守所内进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