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被告自责非,被追问有否婚外性关係

7岁女童疑被母亲疏忽照顾致严重营养不良,脑部严重受损,其父母更涉向医护人员、社工等隐瞒女童的身体状况,二人被控共2项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罪,女童母亲另被控一项疏忽照顾儿童罪,案件今于高等法院续审。女童父亲于录影会面称,女童母亲因风水问题,曾替女童改名,女童共有3个名字。

7岁女童疑被母亲疏忽照顾致严重营养不良,脑部严重受损,其父母更涉向医护人员、社工等隐瞒女童的身体状况,案件于高等法院续审。女童母亲今继续自辩,辩方向女童母询问,她有否在婚姻关係中,与女童父亲以外人士发生性关係,她支吾以对。

其他报道:辩方指警以不起诉诱男被告讲真相 警称未闻此事

其他报道:首被告:次被告曾擅闯住所偷钱 令「仔女无得食」

本案首、次被告分别是女童的母亲和父亲。控方今于庭上继续播放次被告的录影会面,次被告表示,4子女来港后,全由首被告照顾。次被告曾询问首被告,是否需要他协助照顾子女,「一拖四搞唔搞得掂」,但首被告称不用他帮忙,「搞得掂」。次被告未曾留意到首被告在管教上出问题,「佢哋返到学读到书」。

本案首、次被告分别是女童的母亲和父亲。二人被控共2项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罪,女童母亲另被控一项疏忽照顾儿童罪。首被告续指,女童于2015年7月18入院后,次被告曾向她称要「诈有精神病」,如此即使被起诉也不会有事。对于早前向警方及社工讲述的事情,首被告指:「我唔知架,我唔知咁係误导警察,我无呢个意图」。

次被告又表示,他患有心脏病,并预备求诊于精神科医生,而且需要照顾行动不便与年迈的母亲,次被告称「你话我好孝顺,我唔係」,指照顾母亲是身为人子该做的事。次被告称,他自己从未就女童说话慢,走路不稳而带女童求医,因「佢阿妈(首被告」话係咁架啦」,亦没有求助于社工。次被告谈及此突然情绪变得激动,并说「我唔识搵人求助,我觉得自己係好无用」。

之后开始由次被告代表律师James
McGowan盘问首被告。他问首被告认为自己是否一个诚实的人,首被告认为自己诚实,除向警方说谎,人生中没有其他谎言。辩方律师问她是否诚实地过生活,首被告回应自己一向踏实,但当形势所逼,子女没有饱饭吃时,或会「做啲自己唔想做既野」。

次被告承认对女童照顾不足,并说:「我唔係一个称职嘅爸爸」。警员询问他,首被告是否有亲戚朋友在港可以帮忙照顾子女,次被告称:「我咁鬼穷,有亲戚都避开我啦」。

辩方之后提及,首被告与次被告2016年4月已离婚,获首被告确认,但称自己忠诚及为一个好太太。辩方续问,她有否在与次被告仍维持婚姻关係时,与他人发生性关係,首被告支吾以对:「我冇……性唔性关係呢啲野……我……唔……係无嘅。」及后她又称:「唔记得、冇记忆、谂唔起。」

次被告估计,若首被告无法照顾女童,孖女会帮忙。警员进一步询问次被告,为何没有关心女童及留意女童的上学情况,次被告再称,女童并非与他同住,而且首被告一手包揽照顾责任,「叫我唔使理」。

澳门永利娱场m,辩方进一步询问,次被告是否女童亲父,首被告回答数次「我同次被告结婚之后,就生左女童」。及后才直接说次被告为女童亲父,又否认曾打孖女及女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