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场m:梁天琦律师指警察方当日安插奇异反智,指控方为部分旁述或误导陪审团

前年农曆年初二旺角大冲突,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暴动等罪。辩方今开始结案陈辞,首被告梁天琦的代表律师指,控方一次又一次重複地播放某些片段,更自行加上旁述,以潜移默化让陪审团相信控方的说法。但辩方认为正如某些国家般,将一些片段播放千次万次,谎言亦不会变真理。

前年农曆年初二旺角大冲突,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暴动等罪。代表首被告梁天琦的大律师下午续陈辞指,警方当日的部署令人感奇怪及反智,尤其将人群由小路推出交通干线即亚皆老街的做法,原本在亚皆老街留守的警员则被撤走。辩方质疑警方当晚为何会容许事件发生、升温及发酵了一个晚上,并在翌日早上才安排最精锐部队速龙小队清场。辩方形容,正如日本电视节目为了收视,超人会在最后关头才出绝招打败怪兽,但在本案,「警方为咗乜?我真係讲唔到」。

其他报道:称梁天琦黄台仰「骑劫现场群众」 控方:黄言行「入埋梁数」

其他报道:代表梁天琦大状斥控方:底气不足,强辞夺理

代表首被告梁天琦的大律师蔡维邦今开始结案陈辞。蔡大律师向陪审团指,对于梁的处境,他们当日或许未必会这样做,他们的父母或许亦如梁的父母般,告诫他勿做「出头鸟」,但梁当日选择用自己身躯抵挡即将来临的暴力,蔡大律师认为陪审团应先了解首被告的思想背景、当时民主抗争的背景及当晚发生事件的背景。

大律师蔡维邦今午续提醒陪审团,考虑控方的结案陈辞时,必须提高警觉,十分谨慎,小心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

蔡大律师再次讲述梁的背景,指梁虽不在香港出生,但一岁来港定居,香港塑造了他的价值。蔡指,香港的价值正是「对自由的嚮往、对民主的渴望、对更进步更美好嘅社会嘅期望」,其后梁参加各种示威集会,在立法会门外静坐,但一而再再而三,梁都失望而回,感到无助,及怀疑自己的一分力是否真的如苍海一粟,微不足道。

蔡大律师举例指,控方利用本民前的Facebook专页帖文,指梁于2016年2月7日,已决定到旺角撑小贩,惟辩方证人已指出,控方指称的帖文时间有错。蔡大律师认为,控方有律政司、警方及政府协助,可教导自称对电脑知识认识不深的控方。惟令人震惊的是,控方日前仍表示,不明白有关Facebook时间的运作。

但蔡表示,梁面对失望的现实,没有逃避或放弃,而是利用升读大学的机会,寻求答案及出路,惟他修读大学期间,香港发生佔领运动,梁亦有参与其中,但最后徒劳无功;2014年11月30日包围政总当晚,梁亲眼目睹速龙小队殴打其同学至血流披面,及被警察辱骂。蔡大律师指,庭上虽没有播放「血溅龙和道」的片段,但即使在年初二警方清场的片段,亦见速龙小队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控方亦多次批评,梁举行的游行只是烟幕,因黄台仰于2月9日凌晨1时半前,从未提及有关游行事宜。蔡大律师质疑,按控方的逻辑,黄于1时半后多次提及举办游行,控方是否接纳该刻游行才开始。

蔡大律师续指,他明白陪审团在法庭多日,控方翻来覆去播放一些片段,只是为了可潜移默化向他们贯输控方的说法。蔡大律师举例指,就如某些国家将片段播放千次万次,但谎言都不会变真理,一些不合理的说法不会因为讲数次,或大声讲后变真相。

蔡大律师指,控方所谓的分析极之反智,只是玩文字游戏,试图製造烟幕及假象。蔡大律师提醒陪审团须小心控方精心修饰的语言,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逻辑。

蔡大律师亦指庭上播放的新闻片段,均删去旁白的声音及字幕,为了让审讯公平公正,让陪审团不会先入为主,不过,有趣的是,审讯中却换来控方郭栋明资深大律师在庭上一边旁述,而片段重複又重複的播放及旁述,控方的说法有可能会因此深深烙印在心上,陪审团可能因而被旁白误导。

蔡大律师亦质疑,警方当晚的部署奇怪,例如警司于凌晨1时后,决定将人群推出亚皆老街,因他们认为,人群被推至亚皆老街后,会变得脆弱。蔡大律师形容有关决定反智,将一群群情汹涌的人推出大街,毫无争议的是亚皆老街是九龙的重要干线,而同时在亚皆老街的冲锋队警员被撤走。蔡大律师称,不解警方当晚为何容许事件升温一整晚,而速龙小队却姗姗来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