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方为片段旁述或误导陪审团,代表梁天琦大状斥控方

前年农曆年初二旺角大冲突,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暴动等罪。控方日前指首被告梁天琦为非诚实可靠证人,对他不利的说话或画面,他均表示听不到、看不见。辩方批评控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梁当时在黄台仰附近,听到黄的说话,唯有倒过头来指梁不可能听不见,因「证据唔就佢」,便简单及大声指控梁「讲大话」,辩方质疑「𠵱个係乜嘢逻辑」,并直言控方做法只是「语言艺术」。

前年农曆年初二旺角大冲突,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暴动等罪。辩方今开始结案陈辞,首被告梁天琦的代表律师指,控方一次又一次重複地播放某些片段,更自行加上旁述,以潜移默化让陪审团相信控方的说法。但辩方认为正如某些国家般,将一些片段播放千次万次,谎言亦不会变真理。

其他报道:批两议员拒离场威胁保安 梁君彦:行管会保留追究权利

其他报道:称梁天琦黄台仰「骑劫现场群众」 控方:黄言行「入埋梁数」

辩方大律师蔡维邦续陈辞称,控方立场是梁与黄台仰当晚持有同一目的,黄的说话,梁必定同意,若梁听不到黄的说话,便被视为讲大话。但蔡大律师认为控方无法掌握任何证据,「证据唔就佢」,控方遂表示「你唔同意我嘅假设,你就係讲大话」。蔡大律师直言控方做法是「语言艺术」,并非依循证据分析。

代表首被告梁天琦的大律师蔡维邦今开始结案陈辞。蔡大律师向陪审团指,对于梁的处境,他们当日或许未必会这样做,他们的父母或许亦如梁的父母般,告诫他勿做「出头鸟」,但梁当日选择用自己身躯抵挡即将来临的暴力,蔡大律师认为陪审团应先了解首被告的思想背景、当时民主抗争的背景及当晚发生事件的背景。

蔡维邦又称,梁在庭上曾表示当时没有留心听黄的发言,与听不到有分别。正如在庭内保安有听到证人作供,但无需要留心听证人供辞一样。控方又指梁在亚皆老街时,见不到警员被袭片段,是有所隐瞒。蔡批评控方在「零证据」下,指控梁称看不见只是为了维护自己,但控方没有证据证明在兵荒马乱一刻,在梁身处位置,必定会见到控方所指称的事。

蔡大律师再次讲述梁的背景,指梁虽不在香港出生,但一岁来港定居,香港塑造了他的价值。蔡指,香港的价值正是「对自由的嚮往、对民主的渴望、对更进步更美好嘅社会嘅期望」,其后梁参加各种示威集会,在立法会门外静坐,但一而再再而三,梁都失望而回,感到无助,及怀疑自己的一分力是否真的如苍海一粟,微不足道。

蔡续分析庭上证供及当晚现场情况称,当晚最高指挥是否令陪审团感到「有啲嘢不妥当,与常理格格不入?」食环署高级督察曾供称,2016年农曆新年前曾到旺角警署与警方开会,非往常做法,并获得一个直线电话。惟警司戴诚辉却供称,当时会上通知食环署,警方资源有限。

但蔡表示,梁面对失望的现实,没有逃避或放弃,而是利用升读大学的机会,寻求答案及出路,惟他修读大学期间,香港发生佔领运动,梁亦有参与其中,但最后徒劳无功;2014年11月30日包围政总当晚,梁亲眼目睹速龙小队殴打其同学至血流披面,及被警察辱骂。蔡大律师指,庭上虽没有播放「血溅龙和道」的片段,但即使在年初二警方清场的片段,亦见速龙小队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蔡大律师质疑,警司说法并不合理,屈指一算已发现当晚本民前成员陪伴小贩推车一刻,现场已有超过50名执法人员。蔡又说,若当时在场人士的确有阻碍公职人员执法,现场执法人员究竟在做什么事。

澳门永利娱场m,蔡大律师续指,他明白陪审团在法庭多日,控方翻来覆去播放一些片段,只是为了可潜移默化向他们贯输控方的说法。蔡大律师举例指,就如某些国家将片段播放千次万次,但谎言都不会变真理,一些不合理的说法不会因为讲数次,或大声讲后变真相。

至于控方曾称一些证据无关痛痒,并非合理疑点。蔡大律师质疑只要是控方解不到、答不到的问题,即使有关议题对辩方有利,控方都会当为无关痛痒。蔡大律师反问「𠵱个係负责任嘅思考方式?」

蔡大律师亦指庭上播放的新闻片段,均删去旁白的声音及字幕,为了让审讯公平公正,让陪审团不会先入为主,不过,有趣的是,审讯中却换来控方郭栋明资深大律师在庭上一边旁述,而片段重複又重複的播放及旁述,控方的说法有可能会因此深深烙印在心上,陪审团可能因而被旁白误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