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子星另涉当街抢300万案开审,仍须还押待处理引渡程序

印度裔男子Ramanjit
Singh,被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指他与印度武装暴乱分子有联繫,及为恐怖主义行动募集资金等。他早前在港因涉及一宗劫案落网,另涉嫌有份处理从印度裔商人手中劫去的两个行李箱,内共有32.46万元美金及5万欧元,与另外两印度裔男子,一同被控处理赃物罪受审。

被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的印度裔男子文子星,涉嫌伙同两名同乡处理一名印度裔商人被劫走的两个行李箱,内有32.46万美元及5万欧元。法官指由于没有证据显示文子星与另一同乡,有份保管涉案行李箱,故裁定二人处理赃物罪脱,其中一名事发时手持红色行李箱的同乡则被裁定罪成。

控方开案陈辞指,数名南亚裔男子劫去事主Dholwani Yogest
Kumar的两个行李箱,内藏合共32.46万美金及5万欧元,警方追查下发现3名被告Gursewak
Singh、Dilpreet
Singh及文子星在大角嘴洋松街,首被告更拉着被劫去的红色行李箱。众人见警察到场便逃走,留下红色行李箱在原地,首被告随后被捕,警方在附近一楼梯寻回另一个失窃的银色行李箱,失款全数寻回。警方事后查看洋松街一带的闭路电视,发现次被告逃跑时,扔掉了一个侧肩袋,内有锁钥及超市发票,袋上验出有文子星的DNA。

其他报道:被指与大律师公会北大课程「闹双胞」致调整
谭允芝斥余若薇资讯错

案发两日后,警方到土瓜湾一大厦单位拘捕次被告,该单位由文子星签署租约,内有文子星的个人文件,但文子星不在场。警方其后翻查出入境纪录,发现文子星在案发翌日已自罗湖口岸离港,直至他在去年7月中从新加坡返港,才成功拘捕他。开案陈辞中亦提到,闭路电视片段显示,次被告与文子星在案发前不足一小时,一同离开该大厦并在同日下午一同返回单位。

本案3名被告原依次为Gursewak Singh、Dilpreet
Singh及文子星。法官叶佐文裁决时指,警方未有在其中一个内藏有21.9万元美金的银色行李箱上,发现3人指纹或DNA痕迹,而该行李箱及后才在大角嘴一大厦内被发现,裁定3人与处理该行李箱赃物无关。

事主Dholwani Yogest
Kumar在港开设公司,从事印度与香港之间的手提电话、珠宝及钻石贸易生意。他今日供称,去年3月12日,他吩咐司机翌日到机场,接为他从印度的顾客手中带回两个行李箱的中国籍朋友Xian
Xuen到他家。

至于另一装有约10万元美金和5万欧元的红色行李箱,叶官指虽然有关行李箱上亦同未发现3人指纹或DNA痕迹,但有证人目击首被告手持该行李箱,被警方发现后立刻逃跑,又在逃跑期间在街上弃置行李箱,虽然警员及后在追赶首被告期间才发现行李箱,但根据他逃跑路线,相信该行李箱为涉案红色行李箱,因叶官表示难以置信有人会在警员到达前1至2分钟,在同样位置放置一个行李箱。

事主续称,案发当日,Xian到达其家楼下后,他从货车上取下两个行李箱,Xian则坐货车离开,他遂打算将两行李箱带回家,惟突然被人从后用硬物袭击其后颈位置,令他失去知觉数秒。他再次清醒时已面朝地倒下,5至6名印度裔或巴基斯坦裔人士仍在用硬物袭击他,并抢去他的两个行李箱。

叶官又指,若首被告手持行李箱内没有赃物,他必会表现自如,像一个普通行人一样,但他明显清楚行李箱内有赃物,才在逃跑期间弃置行李箱,以撇清自己与赃物关係,故裁定他罪成,并将于下月18日判刑,其间先为他索取背景报告。

澳门永利娱场m,当他戴回眼镜重新站起来时,看到有人正在上车,他立刻用手机拍下该车辆随后报警。警察到场后,他表示在其中一个行李箱放有一部电话,他可用手机应用程式追蹤该电话的GPS。警方遂带着事主追蹤行李箱的GPS,并找回行李箱。

叶官解释,虽然无可否认事发时Dilpreet
Singh及文子星与首被告一同逃跑,但警方发现2人时,他们走在首被告前面,没有证据证据他们同在护送行李箱,或他们有份保管行李箱,故裁定2人脱罪。

相关文章